财新传媒
2009年06月26日 13:16

第一个面试

第一个面试是电话面试。为了这个面试我煎熬了三天,终于今天早上过去了。这是一家德语区著名投行的面试,HR步步紧逼,一点不客气。这种让人感受压力的面试,恐怕只能给被面试的人,制造更多的煎熬。未来几天我大概会不断回味其中的得失,由此判断自己到底胜算几何,特别在今天这种严酷的环境。

说起来,其实单单争取到这个面试的机会,就已经算是幸运了。首先是大环境的恶化,其次,所有针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程序早就关闭了,反正这些银行是这么答复我的。我之所以得到这个面试机会,也是极端努力之后的一点回报。

这说明我的策略和艰苦的努力,是有成效的;更自负一点,恐怕这也是今天我能够得到的最好结果。我们班连一个在投行实......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2日 12:17

“上MBA你后悔吗?”

2009年新年前后MBA申请高峰时期,我曾经为中国申请者答疑。申请者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个:“上MBA你后悔吗,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你还会选择圣加仑吗?”当经济不景气日甚,工作愈来愈难找之际,亲朋好友探询一番之后也往往最后问一句:“上MBA你后悔吗?”

老实说,在这一年中,什么时候问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可能不一样。这一年中有过疑惑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有人问这个问题,我可能不会干脆利索地回答,也可能直接把疑惑说出来。这一年也有振奋的时候,当然就很肯定啦。

可以这么说,上MBA,更具体到圣加仑的MBA,我疑惑过,但是从来没有后悔过。疑惑和后悔是有距离的,疑惑之后能解,既是获得了一种认识,不失为一种自我完善,走向......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0日 17:26

进修MBA:比就业更重要的是什么?

这个周五,我们2009届MBA-HSG的课程就全部结束了。接下来是实习,再往后就是毕业。实习期间就会有人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大陆;到了毕业大家更是彻底星云流散,各自从这个短暂的汇聚点,走向自己不同的路途。离别的情绪已经开始酝酿,傍晚主教室里打牌的同学更加频繁地嚎叫,好像在用喧哗试探前途的落寞。

MBA办公室告诉我们,我们这一届85%的同学在5月课程结束之前找到了实习公司,比上一届的60%多要好。我有点想不明白:经济危机来了,实习情况却更好了?我们班41个人,我和大家的关系并不是可以和每个人聊这件事,所以我所知道的实习公司如下:Unilever欧洲总部,Novartis,ABB,Ecolab欧洲总部,Swiss Re,Deloitte苏黎世,几个NGO,......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7日 09:36

欧洲旅行碰到的中国人

我在巴黎,巴塞罗那,罗马,米兰碰到的中国人,可能和经常出国公干的人碰到的不一样,所以值得说一说。

烟花三月,圣加仑大学的Forum HSG开张。这本是主要为本科生张罗的Job Fair,我们MBA 同学们既然不去柏林了,就抓紧机会近水楼台吧,反正在家门口也方便。3月4日的Messe上众多德语区著名与不知名的公司,银行,咨询机构露面,我提前到场,几乎与每一个摊位的人攀谈,递上简历。结果第二天只收到一个邮件,要求我提交完整申请,而且人家特意声明,能说德语非常重要。

既然如此,我还是出门去看看欧洲吧,反正学校专门为这个Forum停课十多天。第一站巴黎,壮丽,典雅,浪漫的巴黎。关于巴黎,以前道听途说的太多,以至于产生了逆反......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4日 10:21

MBA是下一个要破灭的泡沫?

去年十一月,我们的MBA刚开始两个月,Finance授课老师请来一个来自高盛的Guest Speaker。商学院教学的一个特点是授课老师必须请干那一行的专业人士来给同学们讲实际工作中的案例。当时雷曼兄弟已经破产,AIG也刚刚被宣布国有化。这位来自高盛,专业做对冲基金的老兄,讲座前先聊了几句当时的形势和展望。几句话说完,这位风度翩翩的绅士说要做一个小小的Survey,对未来的金融业列出三种情形让全班同学投票:a)当前的危机对金融业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特别对实体经济不会形成冲击;b)当前的金融危机如同过往数年来的几次危机一样,用不了几个月就会恢复“常态”; c)金融危机会重创实体经济,并且未来金融业整体将彻底改观。

全班同学赞......

阅读全文>>
2009年02月24日 10:22

2009年:一次请愿活动

美国人的确不一样。我们这个MBA Program是瑞士圣加仑大学(Universität St.Gallen)主办的,虽然地处瑞士,但是班上最多的是美国人。本班41个同学,瑞士人只有4个,却有12个来自美国。而且这12个美国同学背景五花八门,足以代表美国社会的横断面:有来自犹太建筑世家的,有摩门教徒,有美军退役军官,有破产的雷曼兄弟的前交易员,有印度藉做consulting的,有韩国藉的,有来自新英格兰的天主教徒,也有东欧藉的斯拉夫人。

课堂上发言最多的是美国同学,这些美国同学无所顾忌,大胆踊跃,有的时候直接把欧美的文化冲突和微妙的国际关系带到课堂上。美国人总是大大咧咧,可能是由于自信,所以对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敢说,从不服从权威。有一......

阅读全文>>
2009年02月19日 10:41

经济危机时代MBA学生的新困境

二00九年二月二日,星期一,《Financial Times》刊出温家宝总理的专访。专访占据了《Financial Times》第五版的整版。中间温总的大幅照片给我这个中国人一种比较怪异的感觉。温总在中国人的印象中并非这个形象。他们把温总拍的象一个日本商人,狡黠而整洁。这大概是欧洲对当今中国的感觉。

西方焦灼地期待着中国。在瑞士读MBA的区区在下,对此潮流也有所感知。

先转发一个瑞信(Credit Suisse)的Vice President在某社交论坛上给我发送的message:

Dear Yong,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email, it was a great pleasure watching you present in class. I share your views on the great potential China has and I am su......

阅读全文>>